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玉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脑海深处的一幅画

2013-10-28 14:20:0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赵澄襄(澄子)
A-A+

  在记忆力急速下降的今天,很多刚刚发生的事情被迅速遗忘,然而,遥远日子里的事物,或许是一件小事,一张老照片,一件老器物,却会在大脑深处顽固地储藏着,等待着随时的钩沉。在我的记忆里,有一幅画,伴随着几十年的光阴,不时在脑海显现,清晰如昨……

  这是一幅和我的知青岁月紧密相连的画,同时可以说是使我真正热爱起绘画的启蒙作品。

  1970年,17岁的我从原来的生产队被抽调到村里的小学校任民办教师,开始执教鞭的生涯,学校就设在两座旧祠堂里,我的宿舍是祠堂院子里加盖的泥坯房,一个长条状的小屋。我在这个小屋一住四载,直到告别山村回城。在山村教书,可以用清闲二字概括,每天下午四点来钟就放学了,属于自己的时间很是富足,兴趣使然,习画成了那时充溢心间的强烈渴望。然而在70年代初的乡村,去哪儿找到老师和教材?于是我只能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一味瞎画。记得那时的漫长夜晚,夏听墙根虫鸣,冬闻窗外风声,时光静静地流淌,我在纸上涂涂抹抹至夜深人静,但因基础薄弱,收效甚微。

  有一天,有人从县城一位老美术教师处给我捎来一些旧画页和两本残破的美术书,其中1966年第1 期的《人民画报》封底上的一幅画让我眼前一亮,那是题为《山村医生》的工笔画,画面上,一位长辫子女青年正在捻棉签,健康的肤色和体态,朴素的衣着和环境,呼应了标题,我激动不已!当时的激动有两层含义,一是画面的艺术感染力,使我如痴如醉;二是画面上这位女青年,简直就是我最熟悉的阿芳!

  阿芳是谁,怎么和这幅画联系起来,这儿需做一下交代。阿芳正是当时村里的女赤脚医生,比我长一岁,她刚从县城读完高中回乡,跟随村里卫生室的医生,边学习边实践,当起了赤脚医生。她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了,因喜欢看书,和我特别谈得来,于是晚上常常跑到我的小屋聊天,她的药箱就搁在我唯一的桌子上,随时准备出诊,她有时整理药箱,有时一边聊天一边动手捻起棉签来。现在眼前这幅《山村医生》和我熟悉的场景完全暗合,令我兴奋不已。我看着作者的名字:王玉珏,这么美的名字,第三个字还不知怎么读!赶紧翻查《新华字典》,从此记住了作者的名字。

  我曾在90年代写过一篇散文《山村女友阿芳》(收入《思念茶坊》一书,花城出版社出版)中,描述了这位山村医生阿芳和我的友谊,记叙了她的药箱、针筒是我画静物的道具,连她都成为我画素描的模特的往事。记得当时,我把这幅画给阿芳看了,阿芳很惊喜,但朴实的她觉得作者把现实版的山村医生画得太漂亮了。我把这张画页压在书桌的玻璃板下,每天都看到她,这幅画深深地刻入我的脑海。

  真没想到,以后的岁月里,我不仅认识了画家王玉珏,而且一次次和这幅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原作相遇,每次站在这幅仅84.5cm x 61.5cm的《山村医生》面前,在一次次叹服作品的艺术魅力的同时,也一次次回忆起我18岁那年看到印刷品时的激动心情,更是怀念起赤脚医生阿芳。

  我至少有三次在中国美术馆参观画展时见到《山村医生》原作,记得最清楚的是12年前的“百年中国画展”和去年的“从延安走来•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发表7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 ”,都留下了现场照片。我住在遥远的南方,怎么几次到北京都碰上这样的大展?这不能不说是个巧合。王玉珏的这幅《山村医生》,中年以上的美术同行应该记忆犹新,这是一幅充满时代气息的主题创作,但却洋溢着温情和诗意,与那个时代的高大全脸谱化无关。这幅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画作,历经岁月却魅力不减,小小画面散发出时代气息和青春气息,把观者紧紧吸引。那双手的描绘无疑更令人叫绝,手的动态很美,捻棉签的动作很轻,成了画的点睛之笔,而药箱、马灯、白大褂、草帽和山茶花等道具,则烘托出静夜山村卫生室的氛围,红艳的山茶花,无声地表达出这位年轻女孩的浪漫情怀和热爱生活的阳光心态,这位独自在灯下为明天的工作做准备的女医生,不由让人涌起一种爱戴之意。我每次看画都引发回忆,画面的一切和我当时的现实生活这么接近,也使那时的我对美术作品的功能看得非常崇高。

  就这样,70年代初在这件画作的影响下,我在山村小屋里开始自学,县城美术老师赠送的书中,有一本费新我著的《怎样画铅笔画》,我也视为宝贝,一有时间就翻看琢磨。那时我一心想临摹这幅《山村医生》,然而条件有限,根本没有宣纸和国画颜料,同时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我只用白描的手法临摹了局部,也就是最打动我的女青年的侧面像。后来我还创作了一套《赤脚医生赞》的剪纸,配诗发表过并保留至今,为什么选这个题材,或许与《山村医生》的影响有关。

  多少年过去了,90年代中期,我以特区报社美编的身份几次进入王玉珏在广东画院的画室,看到气质高雅的女院长,我便想起那幅《山村医生》,王院长给我的印象是个严肃的人,工作忙碌,那时除了谈工作的事,从未聊起她的那幅曾带给我震撼的画作,真正坐下来谈这幅画,竟是又过了十几个年头。去年我到广州办事,顺便拜访了王玉珏老院长,聊起这幅画,王院长惊讶于作品深入人心的程度,至今人们还念念不忘,许多画册都收入这幅她二十几岁时的毕业创作。那是1963年,为了毕业创作,美院组织学生到位于中山市的平沙农场深入生活,一去两三个月,和农场职工和知青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画了大量速写,一个卫生室女医生的形象进入了王玉珏的视野,于是她不仅画了速写,也画了创作草图。王玉珏对我说,当时美院的老师和关山月院长看了草图,都鼓励她画这件作品。

  于是,有着扎实的工笔人物画基础的她,抓住了山村卫生室里那个美丽的瞬间,终于向美院师生们呈现出这幅日后成为经典的作品。值得一提的还有,充满创造热情的她同时完成了两幅毕业创作,另一幅是《农场新兵》,这幅画的构图在那时应是非常新颖的,前面三个刚刚到农场的知识青年风华正茂,背景是一张巨幅的农场规划图,暗喻这些农场新兵即将在这里大有作为。这件主题创作当年同样取得巨大反响。

  在王院长画室,我看到了很多珍贵的资料,看到保存至今的创作草图,看到发表这两幅佳作的旧杂志,我的思路又回到我下乡的小山村,一经提起,王院长兴致勃勃地又拿出一本纪念画册来,原来去年5月她们这些当年一起去深入生活的美院校友又重返平沙农场,参加上山下乡50周年纪念活动,当年的知青们也同时汇聚到这片曾洒下青春汗水的土地,这本画册,记录下了他们的过去和现在。我在里面看到年轻时的王玉珏和她的老师同学,还有她那两幅重要画作。面对画册我想,这相隔半个世纪的重访,对于画家王玉珏,该有多少感慨,平沙是她的福地,50年前在这里的创作,使她一举成名,当了一辈子画家,做了一辈子自己喜欢的事,这样的人生是幸福的。除了成名作《山村医生》,她的其他作品也深受人们喜爱,比如分别获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的《卖花姑娘》和《冉冉》,还有《果果》、《淡淡的小花》《雨花石》等获奖作品也被人们所熟悉。她始终在笔下歌颂着真善美,她的作品,诗意流淌,视角独特,技巧高超,可以说,王玉珏开创了传统工笔画的新境界。

  和王院长聊了很多《山村医生》的话题,我感怀于我在上山下乡的岁月里,有幸和这幅画相遇,并且身边就有这么一位敬业的山村医生,我深切的感受到那个时代的特色 ,除了感激这幅作品带给年少的我画画的乐趣和信心,也体会到,无论画什么和怎样画,保持民族的特色,与时代同步的必要性。 聊天的过程,我环顾王玉珏的画室,简朴而不失品味,还有一些细节颇为有趣,退休的老院长,有更多的时间和闲心,除了画画还做手工,她自己动手用旧的灯芯绒牛仔裤改成软垫,放在画桌前的圈椅上,而圈椅靠背悬挂着一串串饰品,充满着童心和女人味,这些细节让我想起《山村医生》中的那灵巧的手,原来现实中的女画家,也有一双灵巧的手,由此塑造了自己丰富的饱满的人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玉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